江城子

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,自難忘。
千里孤墳,無處話淒涼。
縱使相逢應不識,塵滿面,鬢如霜。 
夜來幽夢忽還鄉,小軒窗,正梳妝。
相顧無言,惟有淚千行。
料得年年腸斷處,明月夜,短松岡。 

上片寫對亡妻的懷念之情。首句便直接傾訴了作者對亡妻十年來的深摯懷念和傷悼。陰陽兩世,生死相隔了茫茫十年,作者對亡妻的懷念始終沒有淡化。既使不去思量,過的的一切自會浮漾心頭,難以忘懷。雖時光易逝,但真情難忘。追念之情,不能自已。次一句寫作者當時的感受。佳人香消玉殒,斯人獨自憔悴。孤墳遠在千裏。無處可訴衷腸。這裏的"淒涼」一詞有兩種含意。一是指作者思念亡妻的淒苦。同時又指作者仕途坎坷的悲涼。一句"無處話淒涼"寫盡作者孤寂悲郁的心境。令人爲之心酸。 
         第三句話緊接第二句話的"悲涼",用一假設引出作者當時的境遇。"縱使相逢應不識"。是啊,因爲當年尚還年輕的我,如今已是風塵滿面,鬃發如霜了,"塵滿面,鬃如霜"。短短六個字便將作者仕途潦倒的形象栩栩如生地描繪了出來。表面是悼亡妻,實際卻是抒發作者的人生感慨。今人不覺心下憾憾了。 

  下片寫夢境。有所思,必有所夢,于是作者"夜來幽夢忽還鄉」。"小軒窗,正梳妝」生動地寫出了十年前夫婦問那充滿歡樂的愛情生活。但乍然的相逢競使他們"相顧無言」。作者自妻子辭世後已經曆了十年的宦海沈浮。也飽嘗了十年的相思之苦。此時,他該有多少要講給自己心愛的妻子的話啊!"惟有淚千行」無聲勝有聲。通過寫夢見妻子的情境,真實地表現了夫妻間生死不渝的恩愛之情。同時正是夢裏相見更加重了現實中的生死之隔的悲涼之感。令人不由心中憾然而至于淚下了。 
          夢裏再美畢竟還是夢。夢醒了只會使人更難以接受這永不相見的現實,但現實中來,那個在小軒窗前梳妝的女子只能出現在夢中了,現實是明月夜下短松崗上的孤墳。而這正是作者每每想起都要肝腸寸斷的地方。最後一句作者傳達了生離死別的悲痛。"料得年年腸斷處,明月夜,短松崗"。淒涼之意,萦回不絕,令人不覺掩卷拭淚而長嘆。

 view.jpg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白婉明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